EFILM公司調色師Skip Kimball使用DaVinci Resolve Studio為影片《死侍2 》調色

加利福尼亞州好萊塢 - 2018年7月10日 - Blackmagic Design今日發佈消息稱,由二十世紀福克斯電影公司和漫威娛樂聯合出品,備受矚目的影片《死侍》續集《死侍2 》由EFILM高級調色師Skip Kimball選用DaVinci Resolve軟體完成調色。在這部動作喜劇片中,里安·雷諾茲(Ryan Reynolds)飾演一個調皮詼諧的超級英雄。影片的獨到之處除了主角亦正亦邪的人設之外,片中對於死侍身處的黑暗世界及其冒險故事的描述手法更是別具風格。

雖然《死侍》系列同樣以《X戰警》中的世界作為故事設定,但二者卻有著截然不同的畫風。影片斥鉅資打造視覺特效,並且在多種不同條件下進行拍攝,Kimball與電影攝影師Jonathan Sela緊密合作,建立起一套簡潔直觀的調色方案。

我之前已經和他(Jonathan)有過多部影片的合作經歷。跟他共事絕對是一種享受。Jonathan的鏡頭語言非常流暢簡潔,我很快就可以明白他想透過畫面表達的意境,這充分體現出他的匠人之心。Kimball如是說。

Jonathan希望能為這部續集打造出具有自身特色的畫風,為此Kimball就需要從一個全新的切入點著手進行調色。影片採用了較低的對比度,Kimball說,這樣的畫面會更柔和,飽和度也相對較低,這些都符合Jonathan的要求。

Kimball接觸過各種各樣廣泛的影片格式,他憑藉豐富的經驗,順利將《死侍2 》的不同素材合併到一起完成匹配。為《死侍2 》進行畫面平衡匹配時,最大的挑戰就是要將來自多家公司的數量龐大的視覺特效鏡頭無縫整合到片中,Kimball說,素材是花了好幾周的時間從不同的影棚和外景地拍攝獲得的,因此我的目標就是要確保畫面的流暢性和一致性。比如說護送車隊那個場景,這是一段長達十分鐘的動作畫面,但當中的元素分別是在一天不同時間段拍攝,並且包含了藍屏和外景畫面。

護送車隊的場景是Kimball最喜愛的一場戲,因此他直面挑戰,成功創作出無比流暢逼真的畫面。那個場景使用了大量外部蒙版和Power Window,此外還有Resolve的攝影機抖動、模糊等外掛,同時還結合了其他製作技巧,才最終製作出了如此精彩的畫面。

Kimball使用DaVinci Resolve創建簡單直接的工作流程,各種類型的素材均可順利導入進行加工。有了DaVinci Resolve,我就可以同時使用攝影機RAW素材和視覺特效,它們可以來自不同的EXR檔,擁有不同的解析度。此外,我發現DaVinci的外掛也十分有助於影片的風格成型。Open FX外掛可以提供一個極具創意的起點,讓我打造出無數種不同的風格。

Kimball的調色方式自他剛入行起就一直沿用至今。他最早是在業界傳奇Howard A. Anderson Co.公司擔任一名雜務助理。那會我什麼都幹,不管是卷底片,製作單條底片1:1,還是做黑白底片,Kimball說,我還是一名底片操作員。我學會了如何轉換RCA TK35底片投影機和日本池上(Ikegami)視訊攝影機的樣片。樣片會被轉換成Beta型和VHS型3/4英寸U-Matic錄影帶。

對當時的Kimball來說,每個新任務都是一次學習的機會,當調色工作機會出現在他面前時,他立即就接受了。我看到Rank Cintel時,覺得這個產品非常酷。後來我用業餘時間學會了調色,我覺得這個工作非常有創意、有趣味。

在Anderson公司走上調色師的職業道路之後,Kimball就開始與業內知名頂級導演和攝影師合作。由他擔任調色工作的知名影片包括《失蹤寶貝》、《內布拉斯加》、《星運堛瑪龤n、《金剛狼3:殊死一戰》以及《縮小人生》等作品。Kimball自1989年開始就一直使用DaVinci Resolve從事調色工作,以上作品均使用DaVinci Resolve調色完成。

在Kimball的職業生涯中,他一直都很喜歡製作連續劇、電影和動畫等各類影像作品。他喜歡製作不同題材和類型的項目,其中包括Netflix最新熱門劇集《怪奇物語》以及詹姆斯·卡梅隆導演的電影行業里程碑式巨制《阿凡達》。雖然他的製作範圍涉獵甚廣,但他依然認為打好扎實的基礎方才是這一行的制勝之道。我的建議(對於年輕調色師)就是,熟練掌握各項技能,學會讀懂示波器,並且學會數位電影誕生之前的傳統底片電影的工作流程。學會在膠轉磁機上操作底片之後,你就會發現其實這當中的資訊含量遠比當今的工作流程豐富得多。

雖然Kimball已掌握眾多技巧,但他依然覺得自己需不斷學習才能應對不時之需。我拿到素材的時候基本上就是從零開始,靠直覺來調色。通常我會嘗試先向電影攝影師展示畫面中所體現的資訊,然後在這個基礎上一筆一筆地加工。 Kimball認為,接下來需要的就是耐心。如果我在一個鏡頭上卡殼了,我會把它放在一邊先忙別的,過一會再回去看,可能就會豁然開朗。一直要到整個場景能從頭到尾流暢播放,才算是大功告成。

 發布時間:2018年7月12日

NEWS

網站資料搜尋

  •    

pagetop